萌言萌语 | 方莹莹:梧桐街上的旧时光

摘要: 欢迎来到今晚的萌言萌语\x0a今天为您分享的文章是《梧桐街上的旧时光》

09-06 19:54 首页 扬中青年




●●●

梧桐街上的旧时光

梧桐街至今还在,道旁依旧栽种着梧桐,还未长成的细弱枝干顶着零星的几片叶子,待到长成气候不知又将过去多少年。其实“梧桐街”只是我一厢情愿对它的称呼罢了,它有自己的名字:“江洲路”。然而对于从不记路名、天生路痴的我,知晓这个官方名称并无多大意义。

路还是那条路,却再不是记忆中的街道。曾经伫立于路旁郁郁葱葱的梧桐树,业已成为模糊在记忆角落里具象的光景,因道路拓宽改造老树换成了新苗。那些孩提时代散落的光阴,那些真实存在过的一切,如今早已消失殆尽,甚至连一丝微渺的痕迹都难以窥见。因为时间,他们从真实变换到虚无,成为定格在脑海的画面,然后旧日的时光自那里一点点铺陈开来,仿佛在阳光缝隙里轻快飞舞的尘埃。

有那么一段日子,梧桐街是我最为熟悉的一条街道,它是学校与家之间的必经之路。年少的我,每天在那条算不得宽阔却也不显狭窄的道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,日复一日地路过相同或不同的风物人事。这一路走来,便晃过了四年。

印象中,旧日里的行走是重复却不单调的十分钟旅程,缺乏空间概念的我只能用不够准确的时长来估量这一段距离。童年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孤独,因为大多数时候,有人陪伴的充实感会把一切的不快冲淡。那时的我特别庆幸自己不是队里最后一个到家的,也许我的骨子里是依赖于这种陪伴的。

记得梧桐街上原来有一家出售糕点的小店,因为我喜欢甜食,父亲成了小店的常客。记忆中的味道是纯粹的,糕点的卖相亦是朴素的,可现在想来却总能勾起无限的回味。小店出产的糕点品种不多,我独爱一种小花形状的面包,每朵“小花”都有六片藏着豆沙的“花瓣”,我爱把“花瓣”一个个掰下来美滋滋地慢慢品尝,舍不得将它囫囵吞掉。八毛钱的豆沙面包当时算不得便宜,但父亲从未对我吝啬过。后来,糕点店关门歇业了。

王家卫电影《重庆森林》里有这样一段经典台词: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每一个东西上面都有个日子,秋刀鱼会过期,肉酱也会过期,连保鲜纸都会过期。我开始怀疑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?”我想,对一件事物的喜爱与珍视同样是有保质期的吧,这世间有什么会一成不变呢?活在当下,只需珍惜所拥有的足矣,谁都不是先知,何从预知未来。

以前看杂志,看到过这么一句话:“过日子,过的是一种心情。”因为时刻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,日子也就不那么难过了,况且邻里之间相处得还甚是融洽。我们家隔壁最初住的是一位老奶奶。大人们说,她退休前是电台的播音员,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美人。此去经年,美人迟暮,风霜的痕迹早掩埋了当年的风采。我好像从未见过她的子女,老人家一个人孤零零的居住在阴暗潮湿的小房子里。有时放学后看她一人坐在屋前,我会过去陪她说会儿话,大多时候是我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些无意义的校园琐事,她只含笑静静听着。各自回家告别时,她总会把些瓜子花生我。有天,老人生了大病被接走了,我放学回来已看不到熟悉的身影。再见她,她坐在轮椅上任由人推着,双目无神、呆若木鸡,喊她也不应了。此一别,便再无听闻关于她的任何消息。

老人离开后,住进来一对年轻夫妇,带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,夫妻俩以经营水产品为生,日日早出晚归,专门找了保姆带孩子。这些年来,时常光顾菜场的父亲倒常能碰见他们。听说,他们的孩子几年前考上了大学,现在该是毕业了吧。

我上六年级那会儿,因面临拆迁,我们搬离了寄居四年的小屋。在前后高楼的映衬下,几排小平房显得甚为萧瑟寒酸。走时是不曾留恋的,离去的伤感被搬入新居的喜悦所取代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越发对那旧日时光生出绵长思念和恋恋不舍。

还记得,那时最惬意的事情是在宜人的夜晚,与父母一同散步在梧桐街上,踏着发出沙沙声响的梧桐落叶,三人说着体己话。往西街走,便去外公家小憩;往东街去,过了三茅大桥,就到姑姑家串门。而今,外公外婆搬离了影剧院对面的旧居,姑姑在物资大院里的家已被拆除,正在新建着步行街。所有经过的人事都成了消散的历史,又有多少能留予后人。

孔子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李太白云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,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,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。”在这世间,单独的个体终是渺小的存在,敌不过时间的流逝,亦无从挣脱时代的洪流踽踽而行。生于一方水土,长在这座江岛,我们每个人的故事必与之发生千丝万缕、无法割裂的联系,她的变迁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、丝丝相扣,在相互依存中,我们一路寻找共同的回忆。


陪你·听


8月28日 星期一


这世上最好的努力有两种

一个是十年前


另一个就是现在

陪你青听|张宇超

编  辑|张宇超

主  播|于 静

文章作者|方莹莹

图片来源|网 络

来  源|本文由团市委宣传部编辑

▼点击,今晚想多陪陪你~

想你的时候,我会带上耳机听一首歌

 20岁时做做加法,30岁时做做减法

那些年,我还没有寄出去的信

你不是不优秀,而是太着急

《二十二》导演,遇到5位中学生

一曲古风,阅尽冷暖悲欢(团中央古风歌单)

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,谁就倒霉到底

那些在朋友圈里说真话的人,后来怎样了……

你为了喜欢的人剪过短发吗?

房间凌乱的家庭,养不出有出息的孩子

妈妈三观正,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福气

拼尽全力工作,就是年轻时最好的生活

又闻梅兰芳,斯人乘鹤去

夏天短到没有,你我短到不能回头



首页 - 扬中青年 的更多文章: